張流常
  鐵路系統貪腐的窩案、串案,至今仍未在司法程序上全部終結,部分案件已經超過了正常的審理期限。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曾獨家報道了呼和浩特鐵路局原局長林奮強和原副局長馬俊飛等人的受賄案件,其中,林奮強因受賄7000餘萬元,被判死緩;馬俊飛因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合計贓款1.3億餘元,被判死緩。
  近日,本報記者獲知,上述鐵路局原副局長、原鐵道部政治部宣傳部副部長郭文強因受賄4500餘萬元,被判處死緩;該鐵路局原常務副局長劉彪,被控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總計3300餘萬元,開庭後將近一年,正在等待法院判決。
  至此,僅呼和浩特鐵路局一正三副四名原主管領導貪腐犯罪涉案總額已經接近3億元。記者梳理髮現,20年間,鐵路系統受賄數額最高相差萬倍以上,刑期則由緩刑變為死緩。
  除了劉彪案尚未宣判外,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副局長蘇順虎,靠鐵路發家的商人丁書苗,以及呼和浩特鐵路局原局長(林奮強前任)、烏魯木齊鐵路局原局長羅金寶等人的案件,也未見公開的宣判結果。
  此外,昆明鐵路局原局長聞清良因受賄2000餘萬元,於2013年9月在北京受審;而南昌鐵路局原局長邵力平自被傳“雙規”後,再無公開消息。
  蘇順虎涉案2400餘萬元;張曙光涉案4700餘萬元;羅金寶涉案4700餘萬元;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受賄近6500餘萬元,以公開的司法機關認定的數額計算,原鐵道部貪腐窩案、串案中僅其官員受賄的涉案金額總計超過5億元。
  呼市鐵路局窩案
  呼市鐵路局腐敗窩案、串案是原鐵道部系列腐敗案件中涉案官員最多、金額最大的。
  事情還要從林奮強的前任羅金寶說起。2006年至2007年,羅金寶擔任呼市鐵路局局長。
  根據有關司法材料,羅金寶在此前後,共計收受一些中字頭單位行賄款項超過300萬元。
  據其辯護人當庭辯護的意見,羅金寶只收受國有企業而且必須是來自鐵路系統的國有企業的行賄,拒絕民營企業的賄賂。
  羅金寶的這一原則被其繼任者林奮強打破。分析司法材料,客觀而言,林奮強的“官聲”不錯,是鐵路系統有名的“送禮難”。但其直接或通過其兄弟等親屬收受的賄賂中,則不管國企還是民企,均按量計費,即按照每車皮運煤量或者每噸的運煤量收取提成。
  劉彪、郭文強和馬俊飛等人主要受賄事實也集中在煤炭運輸的車皮審批領域。
  現年60歲的劉彪,在羅金寶任職局長期間為副局長,在林奮強任職局長期間為常務副局長,享受正局級待遇。
  根據指控,劉彪在1997年至2012年的16年間,自己或通過其同在鐵路系統的妻子,以車輛調度或者車皮審批等權力尋租方式,收受賄賂3300餘萬元,其中近1600萬元不能說明來源,故劉彪被以受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起訴。
  郭文強在案發之時已經調任原鐵道部政治部宣傳部的副部長,2011年2月被免職。
  根據有關司法材料,郭文強主要的受賄事實集中在呼市鐵路局任職期間,主要問題也多與車皮計劃審批有關。近日,郭文強被以受賄4500餘萬元判處死緩。
  鐵路反腐20年
  在以劉志軍為代表的鐵路系統窩案之前,1994年,鐵路系統亦曾發生“地震”。
  1994年,最高檢察院時任檢察長張思卿向全國人大所做的工作報告中記載,1993年前後,北京市檢察機關查辦了中國煤炭銷售運輸總公司總經理郭子文貪污、受賄案,郭將本單位1934萬元的外匯額度倒賣給9家企業,從中貪污、受賄達190萬元。
  當年,全國鐵路運輸檢察機關共立案偵查鐵路系統工作人員以車、以票謀私的貪污賄賂等罪案563件640人。如廣州鐵路運輸檢察院偵破了羊城鐵路運輸總公司一些工作人員利用審批安排車皮計劃等職務便利收受賄賂的窩案,涉嫌受賄的20多人,行賄的16人。同樣在1993年,北京市檢察院對改判無罪的鐵道部運輸局原局長助理魏國範受賄案,依法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出抗訴。根據指控,魏在任職期間受賄3000元及價值2300餘元的電冰櫃一臺。1991年3月被一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1年。魏不服判決提出申訴,1992年11月,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再審後宣告魏國範無罪。
  檢察機關發現後,認為改判不當,程序違法,被告人犯有受賄罪,證據確鑿,而依法提出抗訴。北京市高級法院在審理後,撤銷了無罪判決,維持一審的有罪判決。
  20年間,鐵路系統的腐敗案件涉案金額從幾千元、上百萬元已經發展到幾千萬元、上億元,受賄款增長的倍數最高接近一萬倍以上。
  而受賄罪被告人的刑期,則由緩刑發展為死緩。受賄數額和刑期有了天地之別,但案發的原因和形式並沒有變化,主要原因還在於行政壟斷下的車皮審批,主要形式還是窩案、串案。
  在歷經鐵路系統的兩次貪腐案件“地震”之後,2012年6月,時任鐵道部部長盛光祖到呼市鐵路局視察,主要考察對象,除了客運改革外,為貨運業務的上網公開。
  據鐵路系統的人士介紹,貨運業務上網前,貨主需要每月定期到車站申請次月月計劃。月計劃批准後,再到車站抄寫批覆的計劃號、車數。發貨前還要再到車站提報請求車日計劃、填寫貨物運單。待請求車日計劃批准後再到車站辦理其他相關發貨手續。
  手續繁雜,尋租空間就十分巨大。在盛光祖考察之後的兩個月,呼市鐵路局自主研發運營的內蒙古資源網開始試運行,通過網上公開車皮詳情、網上申請、先到先得的方式,使車皮審批變得相對公開透明。
  改革後,能否減小或者消滅尋租平臺,尚需時間的檢驗,但公開透明的客運和貨運網上申請方式,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對鐵路系統腐敗窩案發生後的最大反思體現。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m94ymlujj 的頭像
ym94ymlujj

深切治療

ym94ymluj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